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027
    这一顿烤肉两个人吃的都无比的尽兴。

     有人抢的东西,就是比较好吃一点啊。

     看着一旁揉着肚子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的布安良,莫邪羽下意识的也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之前这些东西他早就吃腻了,但是今天这样一抢,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饿到不行的时候吃的第一顿自己亲手烤的肉。

     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回味。

     学着布安良的样子,莫邪羽也仰躺了下来。夏日的星空,繁星点缀,清晰明朗,散发着醉人的光晕,为这黑夜点缀了几分亮色。夜空的靠北面的天空,还挂着灵武大陆独特的紫色圆月。高贵美艳的颜色,晕染一片的泛金色光晕,为这本就美到极致的夜空,更添了几分梦幻。

     由于这白天的一番打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无形中拉近了不少。莫邪羽突然支起身子,脸微微的靠近布安良。看着他那白皙的肤色,在月光之下反射出醉人的光晕,心中不由的一动。

     “月色好美啊!”布安良最爱美景,可夏日的夜空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不同于故乡的圆月,这般独特的紫月也别有一番妖异的美感。只是,望月思乡,不知不觉他已经离开故土那么久远了。久到那些记忆都有几分模糊了,除了高楼大厦,车流如水,还残存的也只有那本与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息息相关的那本书了。

     恍然间,布安良幽然的叹了口气,湛蓝的眸子闪过了几抹晶莹,随之消失不见。平日里的乐观,也只是为了将这份哀愁紧紧的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罢了。无力回天的他,只能默然活着。

     “小漠……”不忍见布安良沉醉在哀愁之中,莫邪羽不受控制的轻唤了一声,可见到对方偏过头,认真的看向自己,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布安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喊他,眸光下意识的开始躲闪起来,可转念一想这样更容易露出破绽,便不再躲避,坦坦荡荡的直视这对方宛如星空的漂亮眸子,“怎么了?”

     “没什么。”莫邪羽慌张的偏过头,不敢在看他的目光。一接触他那湛蓝如天空的眸子,莫邪羽便觉得自己的心跳就开始加速,那种异样的躁动感更是不可遏制的涌了上来。

     “你的脸红了……”布安良突然来了几分兴趣,撑起右手支起自己脑袋,微微俯视着莫邪羽,嘴角弯着几分调戏的弧度。

     莫邪羽扭开头,感受着脸颊上的热度,矢口否认道:“你在胡说什么?”

     “没有哦!”布安良的语气又上扬了几分,在莫邪羽有些惊诧的目光中,缓缓伸出了手覆上了对方的脸颊,“你看,就是这里红了,还有热度呢!”

     “……”感受着脸颊上传来的触感,莫邪羽不由得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下♂身更是有种隐隐要抬头的欲望。心下一抖,忙运起武灵力压下来脉动的血液。脚下一撑,身子一闪躲避开了布安良的触碰。“我有点冷,进去睡了。”莫邪羽匆忙的丢下一句话,根本顾不得去看布安良的反应,脚下一点飞身进了山洞,瞬间消失在了布安良的眼前。

     “哈哈哈。”看着这一幕,布安良心情大好,忍不住大笑起来。无论是原著,还是他们俩之间的接触,布安良还是第一次看见莫邪羽这般反应,简直就像个傲娇害羞的小受一样。

     所以说,那本书根本就是贴着种♂马标签的耽♂美文吧!

     可惜啊,受与受是没有好结果的,我还是不要在他的身上妄动心思吧。

     布安良又叹了口气,默然闭上了双眼,没有去山洞里的打算。夏日的夜晚,还是很燥热的,再加上他已经是武宗九阶了,在野外睡上一晚也是冻不坏的。

     所以说嘛,刚刚莫邪羽那句他冷了,根本是在骗人啊!

     他又不是读书少,会信他才怪。

     ……

     “唔。”被刺眼的阳光照耀到眼睛上,布安良不爽的扇了扇睫毛。睡意被打扰,他也没心气继续睡下去了。烦闷的睁开眼睛,正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披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衣裳。

     无视心中突然涌起的一抹感动,布安良一把掀开身上的衣服抛给不远处正光着身子削着果子的莫邪羽,嘴中还不忘一本正经的调戏两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这光着上身成何体统?!”

     “好心当作驴肝肺,明明是怕你冻着,你却这样对我,我心好痛。”莫邪羽一边熟练的穿着衣服一边反驳道。

     “少年,你人设崩了!还有,我才不像你那般娇弱,大夏天的晚上,还冷,啧啧!”

     莫邪羽表情一僵,识趣的掀过这个话题,“来吃点果子垫垫吧,昨天你找到,味道还不错。”说着,他便将手中削好的几颗果子抛向了布安良。

     布安良稳当当的全数接过,尝了一下,甘甜可口,唇齿留香,“味道真不错,还是我眼光好。帅气的人总是会受到上天的青睐的。”

     “……”莫邪羽一时无言,不知道为何,眼前的这个家伙说的话总是让他忍不住将其狠狠揍上一顿。

     “快吃吧,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莫邪羽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就没在说话了,再和这家伙说几句,他感觉自己的耐心都会被磨光的,到时候忍不住将其暴打一顿就不好了。

     “切,无趣。”莫邪羽不理他,布安良也没了调趣的兴趣,三下两除二吃光了手中的果子,眼巴巴的又望上了其他的果子。

     “给你!”莫邪羽无奈,将刚削好的果子又递给了布安良。

     布安良又连吃了几个,总算有点饱意了,望了望仅剩的几个,嘴中虽然还是很馋,却是不能在吃了,便朝莫邪羽道:“时候不早了,该走了吧?”

     “恩。”莫邪羽应了一声,挥手将剩下的果子收了起来,然后便迈步上前带路。

     “诶!等等!”布安良慌忙喊道。

     “怎么了?”莫邪羽诧异的转身,看着布安良面上露出一阵急不可耐的神色,下♂身莫名的一寒,“你、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