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044
    “那是在十几年前的一天,我和平常一样,在黑夜中享受生命……”

     兽灵纹所生活的空间十分奇怪,没有阳光,没有植物,有的只有无尽的泥土和黑暗。可兽灵纹虽然拥有着灵兽的特性,却能很好的在这里生存下来。黑暗于他们,仿佛于无物。

     即使这里的世界一直都是那么的平淡无奇,却依旧可以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着,甚至爱着这种奇异的生活习惯。

     小白也不例外。

     虽然,身为灵兽的时候,他渴望阳光,渴望雨露,渴望植被。但当他降临在这个地方,却毫无阻碍的接受了这般无尽的黑暗。

     寂寞,孤单,都像是养料般,滋养着他破碎的身心。

     渐渐的,在黑暗空间的滋养下,他的身心全部恢复过来。这时候的他,也彻底爱上了这深沉的黑暗。

     他愿意永远留在这里享受孤独,也不愿再次重生成为人类的一枚灵纹。

     他一直都是这样坚持着的,然而,却从来没想到,他有一天会为了一个人类,放弃自己的坚持,放弃自己的仇恨,放弃自己的骄傲,化身一枚灵纹,将自己的生命完完全全交到对方手中。

     那天,一如往常在黑暗中漫步的小白,无意间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喊声。和人类打交道那么多年的小白,很熟悉这道声音,这股气息完完全全是属于人类的。

     ……只是,令他不解的是,人类怎么会出现在兽灵纹空间。总不至于,其实人类也有人类这种诡异的灵纹吧?

     当然,很快,小白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的了。

     那是个真真正正的人类,在这个兽灵纹空间,他无法像他们一般视物。黑暗与他,是恐怖至极的深渊,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被吞噬殆尽。

     他无助的在黑暗中呼喊着,恐惧如梦魇般笼罩了他的身心。每踏出一步都是万分的艰难,似乎下一刻就会迈进地狱。

     小白怔怔的看着这个人类,不知为何,本对人类痛恨至极的他,在看到这个人类的时候,心中竟然诡异的生出一股名为怜悯的情绪。看着他的无助,看着他的恐惧,小白的心里不由得也生出一股心疼酸涩的感觉,深沉浓烈的仿佛要侵蚀身心。

     ……这是怎么了?

     小白突然萌生了一种想要上前安慰对方的欲望,还没下定决心,脚步便下意识的迈出。可是只一步,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再想往前迈出一步,根本无法动弹。小白张了张嘴,想要喊出声音,可是那股禁锢感,不但禁锢了他的身体,甚至连嘴都无法蠕动一下。

     这?!小白有些惊慌失措。活了那么多年,小白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

     听着对方的声音越来越悲痛,仿佛下一刻就会声短气绝一般。小白的心莫名的更加酸疼起来,仿佛将要丢失什么至宝。

     小白怔楞着目光,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对方在自己身边痛苦的呼喊,心也一揪一揪的疼着。可是他只能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被定了身般僵硬的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一下,无法做出一点动作。

     为什么会这样?!!!

     小白在心中狂喊着,可是身体却仍然不能动弹一下。悲伤陡然向断闸的水,源源不断涌了上来,就连他的那双湛蓝的眸子,也蕴满了悲伤,仿佛下一刻就会低落下来。

     这种莫名的情绪,小白还是第一次遇见。他却完全不抵触这种情绪,他无比想要挣脱禁锢,可他根本无法做到。这个奇异的兽灵纹空间实在是太诡异了,即使他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也没有参透出些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白忍不住在心中狂吼起来,却根本只是无济于事。

     终于,随着这个人类的力竭昏厥,小白也仿佛失去了心脏,失去了灵魂,变得空洞麻木。

     不知道什么时候,禁锢已经完全被解除掉了。可是,小白却忘记了要继续挣扎,只是呆呆麻木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晕厥在地的人类身体,木讷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嗖……”

     一道破空之声陡然传了过来,耳目聪明的小白敏锐的捕捉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一柄黑色的巨剑,造型古朴奇特,浑身散发着阴寒的黑气。

     剑宛若离弦之箭,以破空的速度超这个人类射/了过来。

     小白的瞳孔蓦然一阵收缩,他已经看清了这柄剑的轨迹。它的目标是……那个人类!

     想到这个可怕的结论,小白的身体立刻猛扑了出去。

     可惜……已经太晚了。

     那柄黑剑在黑暗中破空擦出了火花,绕了一个美丽的弧度,直直的刺入了那个人类的左掌心。

     “不要!!!!”小白失声叫了出来,声音中蕴满的悲伤,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他可是兽王啊!为了守卫灵兽一族与人类死战而身殒于兽王林的兽王啊!!!

     他本对人类恨的彻骨……

     可如今,他却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类,伤心痛苦到不能自己,甚至连那双湛蓝的瞳孔也滴落了悲伤。

     这若是放在以前有人告诉他,他肯定会唾之以鼻,不屑一顾。

     然而,这却是事实,摆在眼前无法抗拒的事实!

     “想救他吗?”黑暗中,陡然响起了一道威严冰冷的声音,声音不大,却有种能让灵魂都颤抖的压迫感。

     “你是谁?”小白仰天质问着,身为兽王的他,何曾受到过这种对待。

     “我是谁吗?”那声音突然沉默了片刻,良久才沧桑的道:“也许,就是人类口中的创世神吧!”

     “……创世神?!!!”这惊天动地的三个字陡然在小白耳边,惊的小白完全忘却了动作。只是一瞬,小白突然想起来他说的话,也不管什么创世神不创世神了,十分急切的问道:“你知道怎么救他?”

     那声音沉默了一下,才幽幽而道。“知道。”

     小白总感觉他的声音里蕴含着奇怪的情绪,可是小白根本无法分辨那是什么。

     “求求你救救他!”小白低下高傲的头颅,祈求着。

     “你不是最痛恨人类的吗?为什么要救他?”那声音这般问道。

     “……我也不知道。”小白迟疑道,“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有种十分奇异的感觉,就像是遇见了命定中的克星,又像是对他怀了深深的愧疚。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复杂了,我根本无法分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不过我只知道,我不想他有事。只要他能好好的活着,即使是付出我的生命,付出我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看样子你已经走出来了,也明白了什么是爱。”那声音幽幽的道。

     “你说什么?”小白疑惑的问道。这声音实在是太小了,他根本没有听清。

     “没什么。”那声音接着说道,“想救他的办法很简单,只要你愿意祭献成他的灵纹,他便会平安无事。”

     “……灵纹?”

     “你不愿意吗?”

     “……不,我愿意!”小白坚定的说道:“我刚刚就已经说过,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只不过是祭献成灵纹罢了,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可是你之前不是发过誓言,即使老死在这兽灵纹空间之中,也不愿成为人类的灵纹?”

     “比起他,誓言又算得了什么?”说出这句话,小白自己都不禁怔住了。他只不过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罢了,为什么会有如此深沉的爱?

     难不成会是前生今世?

     “话已至此,那便开始吧!”

     小白低着头,深深的看了布安良一眼,目光顿时变得坚定。他微微松手,将布安良平放在地上。支起两根手指指天,目光坚定,神色诚恳而虔诚。“我以兽王之名发誓,愿意祭献成眼前这个人类的右灵纹,从此无论生死,都伴其左右,任其驱使,无怨无悔!”

     随着小白的话音落下,一道刺眼的金光从天空落下,笼罩住了小白。紧接着,金光散尽,小白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这人类的右手的掌心之上,还存着一道泛着金光的绝美灵纹。

     …………

     ……………………

     …………………………………

     “你是遇见了我,所以甘心祭献成灵纹的?”听了小白的话,布安良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你第一眼,就改变了初时的誓言,心甘情愿的祭献为你的灵纹。”小白怔怔的看了眼布安良的脸,心中划过一种奇异的轻松与愉悦,还有那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深沉爱意。

     布安良被小白的眼神盯的有些浑身不自在,忙开玩笑道:“估计是我太帅了,让你一见到我就不自觉的爱上了我!”

     布安良本意只是想要开个玩笑,却没想到小白竟然真的认真的点了点头。“大概是吧!”

     “别闹,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布安良忍不住道,“我虽然也很帅,但应该还没到能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步。”

     “是啊,你帅的只能让灵兽一见倾心又倾情。”

     “……”布安良被小白的话惊的彻底无语了,“别闹了,这样开玩笑不好,真的!”

     “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小白轻轻勾起了一个绝美的弧度,“不然,我怎么会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愿意祭献出自己的自由,成为你的灵纹,一生一世供你驱使。”

     布安良:“……”

     突然好怀念之前的小白怎么破?变成人形的小白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撩拨人的技能简直max啊!!!

     小白小白你快回来吧!!!

     QAQ我好想你!

     只是,无论布安良怎么祈祷,这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小白身为灵兽中的奇异品种,一经化形,除非身殒道消否则根本不会化为兽形。这对布安良来说,真的是个悲伤的简直不能在悲伤的故事。

     “爹爹……哦不!是安良!”小白突然改了口,身为兽灵纹的本能,都是叫自己的主人爹爹或娘亲的,即使不能化为人形,在心里也是这样喊的。可是,小白对自己的主人,也就是布安良的目的有些不纯啊!要是叫爹爹,那岂不是乱了辈分,完全不利于日后的发展,所以趁着现在赶紧改口比较好。万一布安良以后彻底接受了这个称呼,在心里将自己当成他的儿子了,那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你怎么突然改了口?”布安良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因为安良更好听啊!”小白灿烂的笑着,仿佛天空的阳光,散发着让人无法无视的灼热温暖。

     “……”哪里好听了阿喂!!!连我自己都无法直视自己的名字好吗?!!布安良这么丧心病狂槽点多到无法下口的名字,根本就是连灵兽都嫌弃的好么?!他不止一次想要质问自己的父母到底起名废到了什么程度,才会取出来这么丧心病狂的名字。

     当然,布安良也想过要换名字,可是继承了父母起名废基因的他,根本都取不出比布安良更好听的名字。那些个丧心病狂到几乎不能在丧心病狂的名字,完全还没布安良这个名字好听。所以,父母起名废x2的布安良只得苦哈哈的放弃改名这一行为。

     简直不能再悲伤了啊!!!

     斟酌了好一会,布安良终于开口劝道:“其实我觉得,爹爹更好听!我还是第一次被喊爹爹啊!!简直不能再开心好么?难不成你要剥夺我的愉悦??!!!”

     “不好不好!!”小白坚决的摇头拒绝道:“要是喊爹爹,辈分就乱了啊!!!”

     “……等等辈分乱了?我好想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不行我要冷静冷静。一定是我脑子进水了,你根本不可能是我想的那个样子对吧?!”被彻底惊呆的布安良已经语无伦次了。

     还没等布安良说服自己,小白已经坚定的点了点头,“大概就是你想象的样子,我在觊觎你!……以前是个兽形,没办法付诸行动,可如今,我也是个人类的模样了,而且这么帅,一定很配你的!对吧!!!”

     “……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不不,我是相当认真的!安良,你愿意和我一生一世在一起,相守不离吗?”小白陡然抓住了布安良的手,一脸真诚的告白道。

     布安良一下子抽回了自己的手,“……等等这个发展有些诡异,我要考虑考虑!”

     QAQ猝不及防被自己的灵纹告白怎么破?急在线等!!!

     小白一脸的受伤,“你是不是嫌弃我是个灵兽?”

     “……不是,当然不是!”触碰到小白受伤的眼神,布安良顿时慌了,急忙辩解道。

     “那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这个,我要考虑一下。”

     小白一脸的受伤,“你看,你果然是嫌弃我!!!”

     “……”神啊!!!你还是杀了我吧?!!!“QAQ小白,你还能变回灵兽吗?”

     “……你要赶我走?!”小白这次是真的受伤了,眼神脆弱的像是一碰就碎的般,让布安良愧疚的几乎不能自持。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

     “我不是!”

     “你就是!!”

     “我真的不是!!”

     “你就是!!!”

     “好吧我是!!!”布安良被问的彻底无奈了,耐心都快被消磨光了。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熊孩子???我今个算是见识到了,熊孩子,真的名不虚传啊!!!简直比熊还熊!!!该不会是,小白的本体就是个熊吧?!!感觉很有可能啊!!

     “……你果然是嫌弃我QAQ。”小白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顿时整个脸色都变了,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几乎快要哭出来一般。

     看着帅气逼人的小正太因为自己委屈的蹲在地上哭泣【大雾】,布安良直有种自己是调戏小正太的怪蜀黍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是日了狗了。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小白,布安良无奈的摇了摇头,蹲下来安慰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反正灵纹也不可能离开自己的,一生一世在一起,也不算什么沉重的承诺。

     “真的吗?”小白惊喜的抬起头。

     “真的。”布安良坚定的点头,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却看见了不远处的那个熟悉的人影。……那是莫邪羽!

     看着对方那诡异的目光,布安良整个人都崩溃的!!!

     ……orz!!!

     不要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别误会啊!!!看我的尔康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