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036
    “检查过了吗?”

     “回宗主,眸色变蓝,身体强度变高,这的确是经过星靛寒潭洗礼的特征。”

     “哦?”上官无情的声音有几分疑惑,“星靛寒潭洗礼不是一月就足以吗?为何良儿用去了七年的时间?”

     “常理来说的确是一月足以,可是少宗主的情况有些不同?”

     “怎么不同法?”

     “以往接受过洗礼的凌云宗弟子,眸色变蓝的程度十分清浅,只是微微泛着点蓝光。可少宗主不同,他的眸色完全变成了蓝色,以往的黑色完全被取代了。最关键的是,他的身体强度,是以往接受洗礼弟子的七倍有余。武灵力更是飞窜至武宗九阶,即将突破武帝之境。”

     上官无情右手下意识的点了点座椅,“那你的意思是,接受洗礼的时间越长,所获得的也就越多?”

     明渊摇了摇头,“并不是如此。”

     “哦?”

     “依照明渊的推断,星靛寒潭应该遭受了变故。按常理来说,星靛寒潭的彻骨寒冷,是没办法支撑一个武师熬过一个月的。可是,少宗主居然熬过了七年的时间,这根本不符合常理。所以明渊肯定,星靛寒潭肯定出了变故。”

     “星靛寒潭出了变故?”上官无情脸色一变,高声喊道:“褚越。”

     “师父,有何吩咐。”七年过去,褚越已经完全褪去了青涩,变得更加沉稳温雅。一袭紫衣,修短合度,将他的书墨温雅的气质衬托无遗。

     “去查看一下星靛寒潭。”

     “是。”褚越躬身而退。

     “对了,明渊。”上官无情忽然喊道。

     “属下在。”

     “良儿的身体有没有受到寒气的侵袭?”

     “这正是明渊最疑惑的地方。”明渊皱了皱眉,接着道:“往日那些接受过星靛寒潭洗礼的弟子,即使只熬了一个月,也或多或少遭受到了寒气的侵袭。可少宗主,完全没有,甚至抗寒气能力大幅度提升。”

     上官无情凝神片刻,“良儿的身上充满了太多的奇迹,双灵纹加黑色传说级灵纹。这等天赋从灵纹大陆的历史有记载开始,都没有出现过一次。和他有关的事,皆不能以常理来推断。谁都不知道,拥有这等天赋的人,会创造出怎样的奇迹。”

     他微微叹了口气,“也罢,以后关于良儿所有的事,都放任自由,随他去闯。”

     “遵命。”

     大殿之中,突然没了声响,变得十分沉寂,出来两个人的呼吸声,再无其他声响。

     “师父。”褚越的声音有几分慌乱。

     “怎么了?”

     “星靛寒潭……干涸了。”

     “什么?”上官无情脸色大变。而明渊则是一脸了然。

     ……

     …………

     ……………………

     “少爷,你醒了?”一直伏在布安良床前的上官青竹敏锐的感觉到了他的异动,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青竹?”布安良的眸中带着几分迷茫。这一幕与他刚刚穿越的时候,是那般相似,只是不同的是,当时的青竹是个梨花带雨的伪少女,现在确实一脸坚毅,身形健硕,身姿挺拔的铁汉子。

     难怪,那时候青竹偶然的表现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

     “少爷,你有没有觉得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要不要起床?”骤然降临的兴奋,让上官青竹几乎无法自持,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

     布安良不禁哑然,若是青竹还是以前那个柔弱小侍女,他根本不会感觉到任何奇怪之处。可现在,明明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却一脸担心的对着他嘘寒问暖,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微妙了,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青竹,我没事。你这样我有点不习惯。”踌躇了一下,布安良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然要是青竹一直这样下去,非得把他逼疯不可。

     “怎么会?之前青竹都是这样照顾少爷你的啊!”上官青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和他的外表有些不符。怎么说呢,看外貌是个铮铮铁骨的汉子,听声音是个软软萌萌的妹子。

     这种极度的反差让布安良整个人都不好了。“喂,青竹,你的声音是不是?太奇怪了?”

     “没有啊!”上官青竹的声线蓦然一变,变得十分的醇厚磁性,“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应该不算奇怪吧?”

     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布安良:“……”

     布安良实在忍不住暴躁了,一个跳跃翻身而起,右手握拳狠狠的在上官青竹头上敲了一下,“你丫的话不能好好说啊?这个声音不是蛮好的,干什么要装妹子音?”

     “不好意思,习惯了。”

     “……习惯了?!”布安良一脸惊诧,“你平常就是装妹子音说话的?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不当,去当妹子?”

     “没……”上官青竹一脸的无辜,“只是之前在少爷面前扮侍女习惯了,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布安良忽然伸出手,拍了拍上官青竹的肩膀,一脸的沉痛,“辛苦你了。”这得多大仇啊,生生将一个男孩子养成了伪娘!

     上官青竹咧嘴一笑,“不辛苦,青竹的命本就是少爷的,为了少爷,即使是让青竹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布安良目光一动,之前的笑意瞬间化为乌有。虽然青竹的性格因养成的时候方式不对变的有些奇怪,可是他对自己的那份忠诚却是千金难换的。

     “放心,少爷已经不是往日的废柴了,即使你想为少爷我粉身碎骨,也是不可能的了。”布安良扬了扬嘴角,一脸的傲然。

     “青竹从小就知道,少爷必定是站在灵武大陆最顶端的那个人。而我,将是少爷手中的一柄利刃,愿为少爷扫清一切障碍。”上官青竹的脸色一片冷然,杀意顿时逸散,语气更是森然,“若是有人敢阻挠少爷,无论是谁,都将成为我手中的亡魂。”

     布安良的目光有些怔忪,此刻的上官青竹,再也没了那种小女儿姿态,反而像个刽子手,手中沾满了鲜血。

     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布安良隐隐有种感觉,自己的命运是被限定的,从穿越之时,就像是被提线的木偶,拉线的人怎么动,他就必须怎么做。这种命运不受自己控制的憋屈感,让布安良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弃。

     ……莫邪羽,是不是注定你,必须要站在我的对立面?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了这个新活动,摩拳擦掌准备在除夕晚上,给在当天更新章节下留言的小伙伴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