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08
    “你们还在傻站着干什么?!”青竹眼见着布安良在她怀中昏迷过去,那还顾得上掩藏什么,口吻严厉的喝着身旁站岗的护卫。

     “是,上官小姐!”那两个护卫浑身一颤,赶忙上前,就要接过布安良。

     “慢着,我自己来。你们快去通知布爷爷,还有快去请韩医师。”青竹小心翼翼的将布安良转移到自己的背上,对着两个护卫冷声吩咐道。

     “是。”

     望着护卫跑远的背影,青竹的眸子陡然浮现出一抹恨意,“敢伤害少爷,呵,准备接受来自凌云宗的报复吧!”

     ……

     “上官小姐,韩医师来了!”

     “知道了。”青竹应了一声,轻轻的为布安良掖好了被子后,才起身打开了房门。

     “上官小姐。”韩沅筏彬彬的朝青竹行了一礼,脸上溢出一抹温和的笑容,看起来很是亲切怡人。

     “快去看我家少爷吧!”青竹皱了皱眉,对韩沅筏的表现完全不感冒。

     “青竹小姐有命,沅筏自当遵从。”韩沅筏又行了个礼节,看起来很有一番儒雅书生的味道。

     只是这一番做作的样子,在青竹的眼中看来却是十分的恶心。要不是为了布安良,青竹根本不想理会这个人。医术高超,医德却是不忍恭维。在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对自己的态度与现在的态度根本是判若两人。

     想着以往此人对自己的轻鄙,青竹就一阵恶心,目光根本不想在他身上停留。冷哼了一声,回到了布安良的床前。

     遭此冷遇,心高气傲的韩沅筏脸色蓦然一变,眼眸中略过一抹怨毒,不过随即便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重新挂上了温和的笑脸,踱步到床前,为布安良诊治起来。

     探着布安良的脉象,韩沅筏的脸色倏然一变。

     “少爷怎么了?”一直紧张注视着的青竹连忙问道。

     这个废物,武灵力居然已经达到了六十四。实在是可恶。

     韩沅筏左手不经意的握了握,脸色的笑容重新灿烂起来,“没事,布少爷他身体完全没有大碍,反倒是有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青竹的注意力一直在布安良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韩沅筏眸中一闪而过的冷意。

     “什么好消息?说出来也让老朽高兴高兴。”正在此时,布轩也赶了过来。

     “布少爷的武灵力已经达到了六十四,距离武徒也将是指日可待。恭喜布老爷子了。从这样看来,布少爷很快就能摆脱废物的称号,变成可以与莫邪羽比肩的少年天才了。”韩沅筏赶忙站了起来,朝布轩行了一礼,脸上温和的笑容变得有些谄媚。忙不迭的拍了个马屁。

     只可惜,他却是拍在马腿上了。听得那废物二字,布轩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废物?与莫邪羽比肩?呵呵,我的孙子,岂是那个小子可以攀比的。韩医师这样比较,莫不是在轻贱良儿?!”

     “没有没有。”韩沅筏忙不迭的摇头,“沅筏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还请布老爷子明鉴。”

     “那看来是老朽想错了。”布轩的脸色缓和起来,武灵力也随之收起。

     “既然布少爷已无大碍,那沅筏就先告退了。”

     “青竹送送韩医师。”布轩点了点头,客气道。

     “嗯。”青竹乖巧的应了一声。

     “还是不用麻烦上官小姐了,沅筏自行告退。”韩沅筏敏锐的察觉到了青竹的不善,识趣的离开了房间。脚步飞快,不消多时就消失在了一老一小的面前。

     “我呸,一个废物还当个宝贝。要是哪天老子有了实力,你们通通都要为此付出代价!敢轻视我!”韩沅筏的表情狰狞着,眸子里更是满满的怨毒。

     ……

     …………

     “布爷爷,那个韩沅筏似乎对少爷满怀恶意,要不要提前结果了他,为少爷扫清障碍。”青竹不善的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青竹有心了。”布轩温和的笑了笑,语气却是异常的不屑,“只是,那种垃圾哪里有资格当良儿的障碍。”

     “那就这样放任他?”

     “留着让良儿收拾他吧!”

     “好吧。”青竹不甘心的应着,倏然又想起了布安良的伤势,“那这次打伤少爷的人?”

     “也不用去管。”

     “可是……”

     “没什么可不可是的,想要成为一个强者,道路不可能是一片坦途,适当的磨练是必不可少的。”

     “青竹明白了。”青竹低着头,说着明白了,可眸子中依旧透着浓烈的不甘心。

     “三日后就是青城大比了,你要时刻注意,务必不能让良儿取得第一。”布轩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一脸深沉的道。

     “为什么?”青竹大声的反问道,眸子中满是不解。“少爷他明明那么努力,之前没有任何胜算,可如今,他已经有了相较第一的能力,为什么让我阻止他?”

     “这是他外公的意思,你只要照做就好,不需要问为什么。”

     “可是……”

     “你难不成想要违抗命令。”布轩的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青竹不敢。青竹知道了。”

     “希望你真的知道了。”布轩沉声道,目光中透着些许晦涩的情绪,“你先照顾良儿,有什么事在派人通知我。”

     “是。”

     布轩点了点头,脸上又恢复了温和。

     “啊啊啊!!!”青竹有些抓狂的喊着,让他漠不关心甚至还助纣为虐,他真的是做不到啊!!!

     “……唔,青竹,你在做什么?”布安良一睁开眼就看见青竹一脸抓狂的挠着自己的头发,登时有些茫然。莫不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啊!少爷!”青竹的脸蹭的一下红了,忙收回自己作乱的双手,头上宛若鸡窝的发型却是怎么无法恢复了。惨了惨了,又在少爷面前丢脸了。青竹想要去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