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021
    坐在雾峰崖前的大岩石上,放眼望着这云雾浮烟。从知道自己不再恐惧高之后,布安良便爱上了这种一览众山小的磅礴辽阔之感。只可惜,高处不胜寒,独自在这山崖上赏了那么久,布安良也有些厌倦了。

     凌云峰的生活和布安良想象之中有点不太一样,总觉得实在是闲的有些过头了,简直像是在浪费生命一般。

     每天除了吃喝睡,就是赏风景。

     这般闲适的生活,让布安良由衷的感觉到了无聊。

     虽然前世的他也是个宅男,可骨子里却不缺少冒险精神。前世由于地理环境的限制,他只能在游戏小说中寻找一些刺激。可现在,既没有网络,也没有游戏。无聊就像这空气般,紧紧的包裹着他,让他有种被窒息的感觉。

     现在的这副环境,对于布安良来说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明明能把现实当做一款玄幻古风游戏来玩,可是却被丢在了空无一人的新手村,没有任务,没有怪物,只有有限几个带有灵智的NPC。

     已经是深秋时分了,层林尽染,落叶纷飞。被这略带寒意的山风一吹袭,布安良由衷的体会到了什么叫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明明之前自己已经接受了名曰寂寞的洗礼,可这无聊的感觉怎么还是让自己这般空虚寂寞冷呢?

     总不至于是体会过那种感觉,便更想摆脱吧?

     “唉……”布安良不禁叹了口气。

     凌云宗不可能围着他一个人去转,无论是青竹还是褚越,都似乎很忙,能够见到他们的时间屈指可数。而其他凌云宗的弟子,却是如傀儡木人般呆滞,整日里给他的就那么一副眼神,简直不能够再无趣一点。

     “这人生真的是寂寞如雪啊!”

     这几个月的光阴,竟让布安良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小师侄,年纪轻轻为何发出这般感慨啊?”褚越温雅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笑,撩了撩衣襟,坐在了布安良的身边。

     布安良幽幽的看了褚越一眼,“小师叔,在这无聊的地方待了这么久,你就不觉得无聊吗?”

     “无聊?”褚越顿了顿,眉眼一弯,脸上的笑意更深,“不会啊!有小师侄这样有趣的人在,又怎么会无聊呢?”

     “……”布安良翻了翻白眼,“敢情你的快乐全都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啊!”

     “哈哈哈。”褚越爽朗的笑了起来,却没有反驳布安良的话。

     “好了,说真的,你真的不觉得无聊吗?我感觉自己都要闲的发霉了。”

     “……怎么说呢。”褚越见布安良认真起来,也收起了调笑的心思,想了想才说道:“无聊的话,没感觉吧……毕竟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太多了。被杀戮鲜血折磨之后,就会无比的向往平静的生活。”想着之前的残酷生涯,褚越的脸上不禁染上了几分落寞与悲伤。

     看出了褚越的心情不太美丽,布安良忍不住一拍褚越的肩膀,嘲讽道:“你也比我大不上几岁,别装的这么一副老成的样子。一个字,假!”

     “……”褚越无奈,“我好不容易伤春悲秋一下,你居然就这样对我?我的心好痛……”说着,褚越就捂住了胸口,一脸的痛苦之色。

     “别装了!”布安良直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说好的温文尔雅呢?说好的风度翩翩呢?这副样子根本就是个猴子请来的逗比吧!

     果然啊,看人不能只看第一印象!

     “小师侄,你好狠的心!居然这般冷漠对我……”褚越像是装上瘾了,入戏十足,将那种怨妇的感觉刻画的淋漓尽致。

     “信不信本少爷分分钟把你踢下山?”

     褚越一扬脑袋,“不信!”

     布安良冷笑了一声,一个翻身站了起来,继而就是一脚,将毫无防备的褚越一下子踢到了岩石之下。

     “你还真踢啊?”布安良踢的太过用力,滚势又大,眼见着就要滚下山崖。褚越忙抽出腰间的笔,狠狠的插.入地下,止住了往下滚的趋势。

     “哼,本少爷从不开玩笑!”布安良冷哼了一声,完全没有悔过之意,反而一脸的得意,“想报仇吗?那就来追我吧!哈哈哈。”说着,布安良还朝褚越做了个鬼脸。

     “你……别等我站起来!”褚越被激起了怒气,以右手紧握的笔为轴,双脚猛往岩石上一蹬,借力站了起来。

     “看谁怕谁!”布安良悍然不惧,不过脚下却丝毫不停,朝着雾峰小筑的方向,飞快的跑动着。

     雾毓山脉的灵气极其浓郁,即使布安良没有刻意的修炼,有用双灵纹这个可以自动汲取灵力的外挂,武灵力也增强了不少。此刻跑动起来,效用自然而然的也就显露出来了。

     褚越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速度本就不是他的优势,此刻布安良已经跑的没影了,再追也是追不上了。只得无奈的蹲下身子,先将笔拔.出来再说。

     只不过,由于之前的用力太过大,又下意识的运上了武灵力。他堂堂一个三阶武宗,实力自是不容小觑。所以,这支笔已经深深的嵌入了岩石之中,任他怎么用力,也拔不出来。

     褚越看着这支在自己的力气之下,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坚挺万分的笔,只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耐性都被磨完了。

     好胜的心思一冲上来,褚越也顾不得什么了,灵力一运,一掌拍碎了这笔周围的岩石。

     看着这碎成渣渣的岩石,褚越嘴角微勾,得意的弯下腰,从碎石之中取出了笔。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异变发生了,他脚下所踩的岩石,突然发出了一声碎裂的响声,紧接着便是一阵。再然后,整块岩石都跟着断裂坍塌了。

     而这块岩石的前方,便是断崖。

     突然遭此变故,反应已经来不及了,褚越只能随着断石一起掉落山崖。

     感受着风的吹袭,褚越的心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鉴于那四个字太过不雅,褚越又自诩文人雅士,就勉强憋回了口中。

     褚越完全放弃了抵抗,反正雾峰是雾毓山脉最低的一座山峰,峰底又正巧是星辰湖泊。凭着褚越的实力,就算掉下去,也不会有大碍,顶多狼狈一下罢了。这点小代价,他褚越还是付得起的。

     随着一身巨大的声响,星辰湖泊的水浪登时激涌起来,在空中翻动着浪花。

     几息时间过去,水浪平稳了一下,一个青丝散乱的狼狈人影才从水中跃了出来,凌波渡水,移至了岸边。

     褚越拧了拧自己依旧滴着水的紫袍,抬头看了眼高高的山峰,不禁咬牙切齿的从嘴中挤出几个字,“布安良,这次梁子真的结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