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魔鬼训练(三)
    第十一章

     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皮球就从彭志手里瞬间移动般的到了佩顿手里。彭志惊的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佩顿手里刚刚被自己摩挲过的篮球。

     李游站在一旁以一个裁决者的身份大手一挥,

     “彭志,出局。”

     佩顿笑呵呵的把球甩给彭志说,:“我就说你不行吧,你还不行。”

     “到底怎么回事,我都没注意球怎么就跑到你手里了。”彭志一脸困惑的问。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在篮球从你手里拍下还未落地时下手把球抢了过来而已,”佩顿摊开手故作无奈的说,“只能怪我手太快了,没让你注意到了罢了。”

     “什么?就这么简单?”

     佩顿点点头,“其实道理很简单,人在运球时皮球在拍下未落地时是完全不受人控制的,如果这时防守人冲上了逼抢的话,持球人几乎是没有办法的,当然了前提是防守人的手要够快。”

     彭志如醍醐灌顶,焕然大悟道,“原来这就是抢断的奥秘啊。”

     “NO,NO,NO,”佩顿摇摇头,“主要原因是我手比较长,你要是格里芬这样生生的抢断你,恐怕也很困难。”

     “看起来佩顿先生不是很看好格里芬啊,”依依眨巴着眼睛问道。

     “我知道为什么,”李游抢先说道,“因为格里芬是俄克拉荷马人,俄克拉荷马州是雷霆队的主场,然后俄克拉荷马人把西雅图的超音速球队拐走了搬到自己家乡,所以佩顿先生从此特别恨俄克拉荷马人,包括格里芬,我分析的对不对,佩顿先生?”

     李游非常自信的解释让在场所有人都无比汗颜。

     “就你是懂球帝,”彭志喷道,“看你分析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你有这才能怎么不去分析化验一下大便是怎么组成的,给便秘患者带去点福音啊。”

     “好吧好吧,我们不谈论这个话题了。”佩顿尴尬的说,“让我们回到我们的主题吧,这局彭志输了,该李游上了。”

     “好啊,”李游摩拳擦掌抡了抡胳膊活动开筋骨,迫不及待的说,“快让我上场吧,彭志这个废柴就知道浪费宝贵时间,耽误我在依依面前的表现,赶紧麻溜的下去,看我的。”

     依依举起粉嫩的拳头,“李游哥哥加油↖(^ω^)↗。”

     这几乎是依依第一次给李游鼓劲,李游更是激动地不知所以了,嗷嗷叫着走上球场。依依扶起彭志开心的说,“彭哥哥歇一会,你实在是太累了,一会李游哥哥把水赢回来你就能喝水了。”

     .....

     李游拿着球扭捏作态就是不下球,佩顿很无奈的说,“你要是在不进攻我就硬抢了。”

     “那不行,”李游围着自己的小腰划了一个小圈,“这是我的QQ空间,哦不,私人空间,也叫个人圆柱体,任何人不的侵犯,否则就是违法犯罪,我就要告你,你晓得不。”

     佩顿:...

     半个小时过去了,李游还在原地绕着自己的中枢脚转圈,彭志看不下去了了,“你能不能快点伙计,转什么圈呢,你当你是小彩旗吗?”

     李游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在画圈圈。”

     “画圈圈?”彭志挠头问,“画圈圈干嘛,诅咒你呢你想。”

     “我不诅咒谁,我在召唤光能使者。”李游一边继续画圈圈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

     彭志:...

     佩顿保持着巴蒂尔式的半蹲螃蟹式防守半个多小时了,尽管李游的逗比属性已经让彭志都发毛了,但佩顿却依然丝毫不为所动,仿佛一切与己无关似得。

     李游自己也腻歪了,看来用逗比属性干扰佩顿的目的是达不到了。

     于是他灵机一动,朝着佩顿的脚边大喊一句,“快看,有老鼠!”

     结果他这一吓,佩顿没有丝毫反应,却把依依吓得跳了起来扑倒彭志身上,

     “啊,天哪,老鼠,彭志哥哥救我。”

     看来这一计谋也失败了。李游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摇头叹气道,“唉,算了,我算是黔驴技穷了,我认输了前辈。”

     说着把球递给了佩顿。

     佩顿面庞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你小子还算识相。”

     起身准备接球。

     就在佩顿收起自己的防守姿势,起身的一瞬间,李游眼睛一亮,机会来了!

     他大吼一声“上当了!”

     顺势屈身从臀部蓄力,崩力从臀部传导至大腿再递送到脚趾,一个保时捷似得弹射起步直接从佩顿身体一侧直接突了过去!

     佩顿脸上一黑,但已经来不及移动去堵住李游的进攻路线了。

     李游几乎是像在过清晨的马路一般轻易的越过佩顿的封锁线直杀篮下。

     那一刻他和篮筐的距离只有零点零零零一公里了,他举起手准备上篮,但是四分之一个延迟之后,李游终于放下了自己高举着的空空的双手,失望的杵在原地看着微风下瑟瑟摇曳的篮网。

     “你怎么不继续上篮了?”佩顿笑眯眯的看着篮下望篮兴叹的李游说,胳膊弯里夹着刚从李游手里掏来的篮球。

     李游叹气道,“唉,曾经有一颗真皮篮球摆在我手心,我没有珍惜,知道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对那个篮球说三个字。”

     “哪三个字啊?”佩顿戏谑的问。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在这游戏里也有,我真傻,真的。”

     李游一副祥林嫂苦大仇深的苦情嗓把依依打动的几乎要哭了。

     彭志撇撇嘴说,“你能不能把球护好,像你这样一突破就把球像炸药包一样举在肩膀上,随便一掏就能掏下来,更不要说佩顿前辈这种高手了。”

     “不错,”佩顿称赞道,“彭志的悟性很好,已经学会分析这些篮球招式和技巧了,孺子可教。”

     “我也不错啊,”李游红着脸梗着脖子说,“起码我过了佩顿前辈一步,比彭子这种一步都过不了的家伙强多了,前辈您说是不是。”

     佩顿哭笑不得的说,“好吧,算是吧,李游的这些小聪明确实很多,希望你把这些聪明早日用到篮球上来。”

     李游冲彭志傲娇地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不过,”佩顿脸色一变,“你们俩到现在还没有进一个球呢。这样恐怕交不了差吧,你们不想交差可以,难道水也不想喝了吗。”

     彭志和李游看着那箱子在阳光下亮晶晶的仿佛在跳动着的水精灵,喉咙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干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