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被阉割的男性精神
    “张超,快醒醒!要上课了!”

     张超睡得正香,突然感觉有人在旁边摇自己,不情不愿的睁开眼,发现赵晓红站在梯子上推自己的胳膊。

     “马上就要上课了!昨天上午的课你都没去,今天不会还要翘课吧?”

     张超看了看枕头边上自己那个破直板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早上7点35分了。

     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点:“投票结果怎么样了?”尽管觉得没问题,但多少还是有点担心。

     赵晓红咂了咂嘴:“说真的,看到那个结果我都有点不敢相信,2547:8763。”

     说到这赵晓红顿了顿,看了看张超。

     虽然觉得自己赢定了,但是看赵晓红说了一半停住了,张超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是他不够淡定,而是这事儿关系着自己的小命,由不得他不在乎啊!

     眼看张超明显紧张了,赵晓红这才微微一笑:“还是你领先!”

     “呼!”

     张超吐出一口长气。

     他知道自己被耍了,没好气的瞪了赵晓红一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没朋友的!”

     接着不理赵晓红的反应,自顾自的穿起衣服,准备去上课。

     毕竟自己还是学生,没事儿的时候还是多去上课,等到真有事儿的时候才好翘课,上过大学的张超还是门儿清的。

     等张超洗漱完毕回来,竟然在自己桌上看见一袋面包和一瓶牛奶,没等他开口问,赵晓红说道:“给你带的早饭,其他的东西怕凉了,所以就买了这些,你赶紧吃了我们去教室。”

     张超愣了愣,没说话,点点头抓起面包和牛奶,咬在嘴里示意赵晓红和李利开路。

     ——————————————————————————————————

     张超是京平大学中文系大三的学生,他们这届中文系共有120多人,其中男女比例,7:1,也就是说120个人里面,只有15个女生,剩下的105人全是男的。

     所以当张超走进阶梯教室,就看见一屋子的大老爷们。

     这些男生大多坐在教室前方,玩着自己的手机或是轻声的聊着什么,仅有的15个女生里面,反而有9个都坐在最后面。

     这不管是中文系里男女的数量,以及座位前后的选择,还真是彻底倒了个个啊!

     张超还在感慨呢,却发现看到他进来,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整个教室里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坐在最后面的一个女生甚至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哎哎哎,你看,是不是就是他啊?”

     “对的,照片上的就是他!”

     “真不害臊!”

     “有什么啊,我觉得挺美的啊!”

     “那你也拍一组照片发网上啊!”

     “我才不要!”

     如果把讨论的男生换成女生,讨论的内容换成其他,张超可能多少有点小羞涩,但是此情此景,他实在带入不进去,尤其是心里还压着事儿,所以面色无常的走在三人前方,在中间靠后的地方找了三个空座位坐下。

     赵晓红跟着坐下,看了看张超的表情,低头打开了课本,一样没什么异常反应;李利倒是有些不自在,面色微红,但还是坐在两人身边,只是头放的有点低。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中国古代文学史的教授走了进来,钱慧,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齐耳的短发,呢子风衣加牛仔裤的打扮显得利索无比。

     “好了,安静点,开始上课!先点个名,抽查!”

     “刘烨。”

     “到!”

     “秦松。”

     “到!”

     。

     。

     。

     “赵晓红。”

     “到!”

     “林楠。”

     “林楠?”

     “林楠没来是吧?认识他的同学告诉他一声,平时分扣十分。再有两次不到,这个学期的课他就不用来了!”

     讲台上的钱慧还在继续点名,下面坐着的学生开始交头接耳,显然已经猜到林楠翘课的原因。

     张超却对此无动于衷,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到手上的课本里了。

     中国古代文学史的教材,张超曾经用过,但是眼前的的这一本,却显得那么陌生。

     唐朝以前的经典,统统存在,自唐开始,除了王勃、卢照邻、陈子昂等几位出生时间距武则天继位时间较远的人依旧存在,离武则天继位时间较近以及之后出生的那些,地球历史上大名鼎鼎风骚无比的诗人,压根就没有出现。

     但历史总是像似的,即便没有了李白杜甫,蓝星依旧涌现出不少伟大的诗人,包括后面的苏词越曲,也各有杰出代表。

     只是那些人,那些优秀的诗词曲,张超一首都没有见过。

     现实再一次提醒张超,他是真的穿越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如果他输掉了和李楠的比赛,就会真的被抹杀。

     很多人在参加比赛或者某些正式场合之前,都会告诉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多大个事儿啊!我能行!可是等事情真正来临的时候,整个人都虚了。

     张超这会儿就有点虚。

     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小花样八成没问题,也知道不久前他还以6000多票的成绩领先,张超还是忍不住心里没底。

     没办法,这场玩的实在太大,关系着他的小命。

     如果谁这会儿敢跳出来对张超说什么要有男子气概要看淡生死,张超一定会吐他一脸:YOUCANYOUUP!NOCANNOBB!

     死从来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永远都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张超逐渐焦急起来,整个人坐立不安。他忍不住借过赵晓红的手机,查看投票情况。

     4893:16685!

     不仅仅是领先,而且领先的票数已经涨到11000多票了!

     呼!

     张超吐出一口长气,提着的心再次放下。

     不过这会儿他也没有听课的心思了,干脆低着头在网上搜寻起来,他想搞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怎么就会女尊男卑到让男人用比美来PK!

     寻你搜索“女权”、“男权”、“女权是怎么形成的”,出来的结果全部都是一些男权女权的历史、理论、形式和影响,大而广,细节的东西一点没有。

     张超又在男权女权后面不停的变更关键词,直到他搜索“女权对男性的影响”时,终于搜到一篇能解答他疑问的文章。

     “女权社会中男性精神的的悲剧——被阉割!”

     “自男权运动兴起以来,男性地位在不断提高,大部分男性都对自己的社会地位持满意态度,但他们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缺失的男性精神。

     “众所周知,汉字是由象形文字演变而来,‘男’字就被解析为‘田’和‘力’,即有能力耕田劳作者,也正是因为男性的身体优势,自华国文明形成以来,一直都是男权社会。”

     “按照历史惯性,男权社会本应延续至今,然而自武则天登基后,历史和男性开了个大玩笑。”

     “武则天大幅提高了女性地位,在接下来的1000年间,虽然统治者有男有女,但每逢战争及大灾大难,总有一位人杰挺身而出,而他们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女性,至1700年,女性基本奠定了其社会地位,接下来的统治者均为女性。”

     “此时圣天皇帝为李朝第四代帝王,男性已经处于被压迫阶级,期间恰逢自然灾害频发,男性造反起义者此起彼伏。在平定叛乱后,圣天皇帝认为男性的侵略性破坏性太强,颁布了著名的《男诫》,以此约束男性精神及行为。”

     “而随着工业革命开始,男性的体质优势进一步被削弱,地位一再下降,既得利益阶级已经稳固,因此即使1910年爆发全球性的男性罢工游行示威,也无法动摇女尊男卑的现实。”

     “在统治者刻意的宣传引导下,曾经那些充满血性、豪迈坦荡、勇敢雄壮的阳刚之气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竟是阴柔婉约之美,男性精神,被彻底阉割!”

     “写在最后的话:无意间发现我的小孙子学会化妆打扮自己了,与同学发生争执,最后竟然是通过比美来定输赢!我忍不住老泪纵横。这样的男人,还能被称之为男人么?可悲!!可叹!!!!”

     张超不知道其他人看到这篇文章有什么感想,憋屈?遗憾?叹息?但是张超可以肯定,绝对没有一个人能比他的感触更深。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被阉割掉的是哪些大名鼎鼎的名字。

     虽然女性也都有各类杰出的代表,但是与男性相比,她们缺少了那一份大气豪迈,看看那一个个名字吧,苏轼、朱元璋、成吉思汗、岳飞等等等等,更别提近代的先驱们,没有了他们,整个世界都为之失色。

     也许,这就为什么会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吧?张超默默的想着。